笔趣阁 > 洪荒之伏羲开局成圣了 > 第119章 19圣人鸿钧,人族帝皇,临
    一声谩骂,一字之令,天道之眼当即就像望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电眼退去,极速消失,没有一丝气息,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伏羲:“………怂……”

    这个时候,正好不远处走来了一个身穿白色八卦道袍的身影。

    此情此景,无不令他失望。

    “伏羲道友,女娲道友,洪荒之上,还是不要争斗的好,毕竟殃及鱼池这种事情不在少数,对于洪荒的破坏的确有些大,况且我身后还有天道之眼现世,乃是本……嗯?天道之眼…”

    鸿钧一步跨出,周身天道境界的实力外放,装逼似的走了过来,但感觉到身后的天道之眼却消失不见……

    “鸿钧,别装逼了,你召唤的那个假天道之眼跟狗一样,怂的一批…还没有我的浑源太极形意拳来的好…”

    伏羲在一旁恢复着破碎的身躯,看向鸿钧的眼神都变了。

    “天道代言,造化玉蝶碎片镇道心,未同化…”

    女娲看向鸿钧的模样,缓缓开口,声音很是悦耳,但却在伏羲耳朵中,却是那么的恶心,因为这终究不是女娲,永远不是。

    鸿钧微微动容,但却当即恢复过来,造化玉蝶碎片而已,他确是有。

    “鸿钧,你小心点,这可能不是你想象中的女娲了…她……”

    伏羲还没说完,只见鸿钧便踉跄倒飞而出,撞在了一巨石之上,痛苦的哀叫…

    不过鸿钧的情况比伏羲好多了,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而已,毕竟天道境终究不是混元大罗金仙可以比拟的。

    女娲此刻就像一个走火入魔的魔头,浑身散发九彩圣光,看似圣洁,但却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伏羲,叫个废物来帮你,你还真想的出来,莫非遁去其一就这么弱,你曾经的无上伟力呢?”

    女娲冷冷的说道,她此刻的力量之强,让人恐惧,哪怕是伏羲也感觉到女娲身上多出了另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太过于高大,让他也不可企及。

    “大爱无疆,你如何继承?洪荒,你如何守护?世上之事,并非那么容易,想要真正守护好洪荒,仅仅靠你的嘴皮子功夫,还是不行,另外你的定力也不行,随便一诱惑,你的道心便开始抖动,说明你依旧对小爱还占据着绝大的部分,既然要守护洪荒,那便要舍小爱,成大爱!”

    “大爱无疆,小爱至情,你是一样都没占据,那帝俊也是,以为天婚是那么容易证得的吗?”

    女娲没有再攻击伏羲,因为此刻的伏羲在她眼中就像是一童心未泯的孩童一般,遇事轻浮,处事不缜。

    “你究竟是谁?”

    伏羲站起身来,左手混沌,右手无量,双至高法则缓缓凝聚。

    “我就是女娲!”

    ——

    “不…你不是…”

    ——

    “那行,我是你未来的妻子……”

    伏羲:“…………”

    ————

    女娲娇媚一笑看向伏羲,手中一颗散发着鲜血的心拿捏而出,在伏羲眼前晃了晃。

    “你看,你这心都不由自主的跑到我这里了,你还狡辩什么?”

    …………

    伏羲眉头高皱,双眼颇为沉重。

    “心?心脏?”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伏羲沟通系统之灵,询问道。

    这是伏羲每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询问系统。

    一息,两息,三息过后,伏羲没有等到系统的声音出现,他的脑海之中,好似丢失了一道声音一般,那种空洞,机械般的声音,加之人格化的方式,不在传出。

    伏羲有些失望,系统总是临时挂腊肠。

    “区区心脏而已,我待会儿再凝聚一个就是了,伏羲一把手,将女娲手中端详的心拍碎,脸色苍白。”

    鸿钧在远处,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见到如此一幕,不知该如何是好。

    “伏羲道友,你贵为大道使者,洪荒圣尊,怎么你的妹妹如此狠辣?”

    现在一旁的女娲,冷艳的目光看向鸿钧,没有多说什么。

    或者说,鸿钧在他眼中,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跳梁小丑而已。

    “众生愿力凝天道,任你成圣平天下。”

    “汝,有些不配了。”

    一道高吭嘹亮的声音从三人之外传来,双脚离地,周身黑龙虚影缠绕,高贵而华丽,他满目疮痍,虽正直青年,但眼神中透露着一股落寞,或者说是一种悲哀。

    身居高位者,身不由己也,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个诺大种族的希望。

    鸿钧见到他时,顿时有感不秒。

    “黑龙神袍,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帝皇之气。”

    “你是……”

    伏羲张口喊道……

    “后世人族帝皇,拜见圣父,圣母。”

    黑袍少年在一旁,对着伏羲和女娲拱手做礼,而后有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鸿钧老祖。

    女娲双瞳内九彩光芒外放,看向黑色龙袍少年,有些鄙夷不屑,或者说压根就没看得起。

    “汝,违反了命运所制之法!”

    女娲淡淡的对着黑袍少年说道,对于他人族的身份,漠不关心。

    这一说,鸿钧和伏羲皆是惊讶不已。

    “命运?”

    “遍布众生的命运?”

    就连黑袍少年也是一惊,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女娲会说出这番话。

    “圣母果然神通广大,竟然能够算出这么多?那不知圣母能否算出后世人族的悲哀呢?”

    黑色龙袍青年一脸正气凛然的问道,作为后世帝皇,他明白人族的悲剧。

    伏羲面色有些难堪,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黑色龙袍青年嘴中听到这句话了。

    后世的人族究竟是怎样的?伏羲也想知道,因为现在的洪荒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了,甚至在他的记忆中,洪荒大部分的模样已经改变了。

    “伏羲道友,这…”

    鸿钧面对伏羲,话说了一半便没声儿了。

    “别问我,我不知道。”伏羲开口回答道:“我比你更懵逼,谁知道女娲见了一次帝俊,就变了一个人,这个人族后世的帝皇青年,更是让人看不透,就像天生被某些强者遮掩了一般。”

    伏羲早就糊涂了,现在更是对女娲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

    很显然女娲不是被夺舍,就是体内存在一个新的灵魂,对于情爱一道理解非常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