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雨燕的恸哭 > 第二百零九章
    伊兹米俯下身,掐住凯特的下巴,像检查牲口一样端详着凯特的脸。凯特被爆炸的余波卷进了海里,浑身狼狈不堪,嘴角隐约有殷红血渍,眼里却是顽石般的冷漠。

    “是谁指使你来的?”伊兹米问道,“军部还是政府?”

    “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凯特的声音充满了讥嘲。伊兹米的额角霎时血管暴起:“再来二十鞭!”

    “等等。”埃文斯制止了士兵的动作,俯下身望着凯特,“昨晚的交易极其隐秘,你是怎么知道的?”

    “碰巧而已。”

    “你们把我带过来干什么?”莱特呵欠连连,不耐烦的抱怨道,“我昨晚一直呆在帐篷里,问问您的士兵就知道了。”

    “是吗?”伊兹米把鞭子递给莱特,“如果你没有和军部勾结,就拿出证明来。”

    莱特咬了咬牙,回头望着凯特,掌心渗出了冷汗。啪的一记鞭响,背部焼灼般卷起一阵热流。凯特困惑的眨了眨眼睛,又一记鞭子抽在了身上,胸口立刻浮现深深的血痕。凯特本能的闭上眼睛,像挨打的孩子一样缩起身子。

    “十八、十九、二十……”

    帐篷里一片寂静,只有挥鞭时凛厉的风声和炸雷般的鞭响,每一鞭下去都血肉横飞。凯特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莱特,莱特面无表情的挥舞着鞭子,眼神深冷。第二十鞭的时候,承重的铁链竟然断开了,凯特的身体摔倒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一盆冰凉的水淋在身上,凯特微微睁开眼睛,体温被完全带走了,只有从头蔓延至脚的寒冷意,血水在水潭里蔓延开来。伊兹米阴恻恻的说:“把炉子拿来。”

    几个士兵提进来一个火炉,上面是焼得通红的铁錾。士兵撕开凯特的衣服,把铁錾按在了凯特的后背上。凯特痛得眼前发黑,身体剧烈抽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等到焼红的铁錾恢复了原本的颜色,士兵才把早已准备好的辣椒水泼了过去。

    “够了。”埃文斯终于出声道,“咱们还什么都没问出来,别把这人打废了。”

    “行,我也累了。”伊兹米冷漠的说,“这人就交给你们了,明天再来试试新玩意儿。”

    两人离开了牢房,凯特一动不动的倒在血泊中,赤裸着上身,散乱的长发落在后背上。

    凯特陷入了漫长的噩梦中,时而回到了烈焰中的别墅,里昂红着眼睛摔下枪离开,时而来到阴暗的城堡,雪亮的灯光照在手术台上,无数只手在身上摸索,她被钢环固定在手术台上,像野兽一样被开膛破肚,时而回到了充满福尔马林气味的阴暗房间,逃到哪里都是无休止的折磨。

    一道光突然劈开了黑暗,莱特站在面前,微笑着张开双臂。凯特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一道鞭子却炸雷般抽在了身上,痛得她倏然惊醒。

    “凯特,凯特!”

    有人轻轻拍着她的脸,凯特慢慢睁开眼睛。莱特跪在面前,目光中的关怀如此熟悉,仿佛之前只是一场梦。凯特突然觉得疲惫欲死,鞭伤撕心裂肺的痛了起来。

    “你发焼了。”莱特深深皱眉。凯特焼的神志不清,身上如火焼灼,莱特伸手想抚摸凯特的脸颊,凯特偏头避开了,他的手尴尬的僵在空中。

    “宝贝,”莱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生气了吗?”

    凯特没有回答。莱特咬了咬牙,试图解开凯特身上的镣铐,钥匙却卡住了。莱特立刻更换钥匙,动作难免急躁,但换了几把钥匙都不对。

    莱特心头一沉,外面却传来脚步声。埃文斯笑容满面的走过来:“我前两年跟着妖怪做事时,得知了不少八卦,比如妖怪的孩子跟图兰叛军的领袖搞上了,把妖怪的头发都气白了。”

    “我怎么都想不到,军部司令的孩子居然是你的小情人。”伊兹米冷冷道,“你不怕这件事传出去,你的名声会毁的一干二净?”

    “我早就没什么好名声了,不差这一件。”莱特冷笑道,身形一动,利箭般射了出去,却被埃文斯一个抱摔轻松放倒。

    “老实一点。”埃文斯轻快的说。伊兹米走到凯特面前,从袖子中倒出一枚药丸。“这种虫卵会钻入人体的五脏六腑,意志再坚定的人都会像狗一样求饒。你能坚持多久呢?”

    莱特耳畔嗡的一声闷响,像一大群马蜂在脑子里炸了窝:“别动她!”

    伊兹米惊讶的回过头,莱特的五官愤怒扭曲,眼中满是恐惧和深深的眷恋。

    “伊兹米先生,不必忌惮莱特的能力。如果莱特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被救世军暗算?”埃文斯说,“能力越强,对身体造成的伤害越大,除非莱特打算同归于尽,否则绝不会轻易使用这种能力。”

    “是吗?这样我就放心了。”伊兹米阴恻恻的说,“埃文,把他压住了。”

    他掰开凯特的下颌,强行把虫卵塞了进去。莱特的瞳孔骤然紧缩如针,埃文斯一时没压住,莱特一个箭步冲过去,毫不犹豫的撬开凯特的嘴唇,用舌头顶住凯特的喉咙口,将虫卵卷进了自己腹中。

    埃文斯愣住了。一股阴冷的寒意滚入腹中,莱特只觉得五脏六腑像被人乱捏一气,他失声惨叫,血管膨胀突出于体表,全身竖起一个个鸡皮疙瘩。莱特痛得蜷缩成一团,十指深深的嵌入砖缝中,指头血肉模糊,连指甲都翻了过来。

    “莱特!”凯特疯狂的挣扎起来,铁链被挣得哗哗作响,青色的鳞片迅速爬满脸上,眼睛变成了金色的蛇瞳。埃文斯低声说:“这人是真正的怪物,千万别跟她对视。”

    他话音未落,莱特一头撞在了墙上。砰的一声巨响,温热的鲜血霎时洒在埃文斯脸上。鲜血沿着墙根滴下,莱特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沿着墙根慢慢滑落。

    寂静如刀落下。半晌,凯特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如同丧偶的野兽。她生生挣脱了一层皮肉,把手腕从镣铐中拔了出来,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却被脚链绊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