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幽魂 > 第八十八章 剑道
    妖寒槿向哈撒飞冲去,并拔出了斩月剑。

    “别小看人了!”

    斩月剑发出璀璨的光芒,射向天际,立即又幻化成了许多的幻影,就如流行雨一般滑落下来,无死角地击杀哈撒飞。

    那只妖雁都吓得,仰头冲上天际,躲开了猛烈的击杀。

    而哈撒飞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直到呼啸而来的剑影把大地劈得满目疮痍,他才被淹没在漫天烟雾之中。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孤傲的王子已经败白了的时候。

    当灰尘慢慢散开来……

    大家都被震撼了。

    淡淡的月光之下,哈撒飞依旧站在原地,倒影在月光下的影子露出甜美的笑容……

    全身上下,他毫发未伤,也许刚才的一场猛烈的击杀似乎都与他无关。

    他根本就没有移动过自己的身体,但是却躲过了所有的攻击。

    他是如何做到的啊?

    传言哈撒飞有种神探广大的能力,对手只看到他的微笑就死了。

    据说是因为他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察觉,就已经毙命。

    “放弃吧!”哈撒飞对着一脸茫然的妖寒槿说道,“我跟你说过,如果你的修为很低,再强大的剑都无法帮助到你。”

    “放弃?”妖寒槿用脚一勾,之前掉在地上的清风剑立即回到了自己手中,他满不在乎地说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

    “有些骨气。”哈撒飞向妖寒槿走来,“那么你就使用最强的一招吧,让我知道,你有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少牛逼了!”妖寒槿愤怒了,“那么……”

    他使出洪荒之力挥舞着双剑。

    “剑式,第五式,第八招,破——山——斩!”

    两把守护之剑,突然合二为一,闪耀着银色的光辉,犹如刮来强烈的龙卷风,从大地上呼啸而过。

    冷冷的狂风中,突然出现一把银色的长剑,它变化莫测地伸向广阔的苍穹。

    “山河碎!”

    妖寒槿大叫一声,闪着银灰色的长剑呼啸而下,似乎就要把整片大地劈成两半。

    整片大地的生物都惊吓得拼命逃亡。

    哈撒飞的身体终于晃动了一下,再晃动一下,突然便消失了。

    “当!”

    紧接着一声巨响。

    一个人影出现在天空,他挥出的空剑鞘挡在银灰色的剑影之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居然挡住了!”

    众人瞠目结舌。

    并且银灰色的剑影便被冻在了空中,无论妖寒槿怎么用力,都无法让其甩开。

    一股力量也让他动弹不得。

    “真是一个乱来的家伙!”

    哈撒飞冒出一句话来,然后一挥剑鞘,一股强大的力量便破鞘而出。

    两把守护之剑合成的剑影立即便破碎了。

    犹如下起了雪花一般,纷纷飘落,直到消失。

    这可是两把守护之剑幻化而成的强大剑气,被他普通的剑鞘一挥,立即便被击碎了。

    怎么可能!

    哈撒飞,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众人惊得张大了嘴巴。

    妖寒槿也大惊失色,他汗珠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这可是天大的耻辱,斩月剑和清风剑败给了普通的剑鞘。

    并非是剑,仅仅只是普通的剑鞘而已!

    “年轻人!”哈撒飞落到妖寒槿面前,“你的力量还不够强,无法让两把剑发挥出它强大的威力。”

    “不可能!”妖寒槿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真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你一定使用了什么发术。”

    哈撒飞再次笑了一下,“你这么逞强,是为了什么,你有什么人生目标没有?”

    人生目标?

    妖寒槿愣住了。

    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

    当他问自己的时候,全身不禁一抖。

    从小,他就不被人看得起,生活在热嘲冷讽的世界中,连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都没把他当人看。

    这就是我的烦恼吗?

    我在追寻什么呢?

    妖寒槿在内心深处不停呼唤。

    是快乐吗?尊严吗?

    他又想起了小时候别人侮辱母亲的时候,自己的无能为力……连母亲去世,自己也没能帮上什么。

    是的,我太弱了!

    内心深处,自己渴望着变得强大,要向这个冷漠的世界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并且要让那些欺负自己和欺负母亲的人屈跪于自己的脚下!

    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

    所以他对走来的哈撒飞说道:“变成最强剑士!”

    哈撒飞一听,停下脚步,大笑起来。

    “最强剑士!”他重复了这句话,“可是,你哪来的自信?”

    “为守护而战!!”妖寒槿说道,“这就是我的剑道!”

    说着,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双剑,立即狂风大作,剑气萦绕在天际。

    “哪怕粉身碎骨也要这么做吗?”哈撒飞问。

    “废话太多了……”妖寒槿一咬牙,向哈撒飞冲杀过去。“接招吧!”

    “好!”哈撒飞终于扬起了自己的剑鞘,“为了你值得尊敬的剑道,我就接你一招吧!”

    “呼!”

    两道强光相撞,一股气能划向四周……

    周围的树木啪啪作响,立即便断裂开来。

    “国王危险!”

    风月护向柳风。

    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击来,众人被弹飞开几十丈开外。

    烟雾散去,只见光波相撞的地方,两人相向而过,同时站立到对方身后。

    但是那个妖寒槿的胸部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伤口,鲜血慢慢地流了出来。

    “为什么不躲闪!”哈撒飞问身后的妖寒槿。

    “面对你这么强大的对手,如果我躲开了,我就不可能再变强了,对不对?那么我曾经的誓言也会灰飞烟灭,这样我又有什么资格谈论守护……”

    妖寒槿捂着伤口转身来看着哈撒飞,他眼中闪耀着坚韧的光芒。

    “你要守护的人是他们吗?”哈撒飞问,然后指了指他身后的柳风及众人。

    “还不确定!”妖寒槿想了想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们还算不上朋友!”

    哈撒飞笑了一下,“很耿直,那么活下去,找到你的人生目标!”

    说完,哈撒飞一收笑脸,转身离去。

    接着,他吹了一声口哨,那只妖雁便从天空飞了下来。

    正要跳上妖雁的后背,他又转过身来,面对跑来的柳风扔去一封信函,“这是缘道军师叫我交给你的!”

    他说完便骑上妖雁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