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我拿了女主剧本 > 第七章:同学,你打扰我学习了!7
    女孩子接了,莹白好看的手指和她胖胖的身材一点也不符合,瓮声瓮气的道谢,“谢谢你们。”

    说完,不等他们说话,那女孩子就“害怕”的走了!

    从头到尾,徐俊和秦清徐甚至都没看清楚女孩子的长相!

    “……”他们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

    *

    回到教室,她们几个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软娇娇一眼,软娇娇淡淡的目光立马朝她们扫过来,朝她们扬起一抹…无辜纯良的笑容。

    冯晓燕首先被她吓得浑身颤抖,软娇娇笑起来比不笑还要令人觉得恐怖!

    几人都知道软娇娇的这淡淡的一瞥,是在无声的警告她们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否则,后果自负。

    刹那间,一个个的脸色刷白。

    白的像一面墙纸,如出一辙的苍白。

    她们低垂着头,回到了座位上,而软娇娇的目光如影随形,仿佛像鬼魅一般的一直缠着她们,一个个的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害怕得…背后沁出的冷汗,都快要把她们身上穿着的校服湿透了。

    “教训的怎么样了?”江夏漫不经心的问,手上很认真的在涂着指甲油。

    显然在她眼中,软娇娇就是一个丝毫不需要她动手,就能够被她们几人碾压到尘埃里面去的蚂蚱。

    一个个身上酸痛的很,之前软娇娇给她们的教训,让她们终身难忘。

    冯晓燕感觉如芒在背,手上的疼痛无比清晰的提醒着她,绝对不能再招惹软娇娇这个疯子了。

    她表情僵硬的结巴道,“保证让她,终身难忘。”

    终生难忘的是她们啊!

    她想她这辈子也忘不掉那不到一分钟却十分可怕的体验。

    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有口不能言?!

    江夏自然不会怀疑他们几人说的话,毕竟,软娇娇以前给她的印象就是这么的烂泥扶不上墙,任由她们揉捏。

    她全部心思都花在了涂指甲油上,根本没有关注到手下人一个个表情有多么的诡异!

    “嗯。”

    她漫不经心的还在那里张扬跋扈的指点她们几个,“这种人只要她们不听话,你适当的给她们一个教训,保证他们就像秋后的蚂蚱,再也蹦哒不起来。”

    几人心里泪流满面,恨不得哭倒在厕所里,“……”再也蹦达不起来的是她们几个!

    软娇娇悠悠的目光又在她们的背后,淡淡的扫过,一个个的立马坐直了身子。

    “…是是是。”

    软娇娇则继续装着大尾巴狼,装出一副柔弱,又被欺负了一番的可怜表情,低垂着头,仿佛被他们吓破了胆的模样。

    几个人心里面此时再也不敢对软娇娇生恨,而是一个个的恨不得当缩头乌龟,再也不招惹她。

    心道:这死胖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居然还知道扮猪吃老虎这一招,看来江姐很快就会栽在她的手里。

    她们,

    是不是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

    毕竟,那些事情都是江姐指使她们做的,只要坦白从宽,软姐,应该会不予计较的吧?

    *

    高二一班。

    前面的几个女生窃窃私语。

    “听说今天高二8班的那几个女生又在欺负人了,把一个女同学叫去了厕所,教训了一番,女厕所里面惨叫连连呢!那声响我听着都觉得有些不忍心。”

    “那怎么不见你冲进去帮她一把呢?”

    “我这不是担心我帮了那个女生,她们会欺负她,欺负得更厉害!”

    “去去去,装什么大尾巴狼,不敢就是不敢,我看你就是怕了江夏,担心她会报复。”

    “开玩笑,我会怕她?”

    虽然这么说,但那个女生的声音像是在虚张声势,因此故意加大了声音。

    徐俊立刻把手中的漫画书放下,兴致勃勃的回过头,和坐在他后面的秦清徐说,“我好像听到他们在聊江夏。”

    “哦。”

    徐俊来了兴趣,见秦清徐总是板着一副死人脸,清冷不近人情的表情,朝他挤眉弄眼道,“你能不能走心一点?我今天不是和你说过高二8班的江夏吗?”

    秦清徐懒得理他,他知道徐俊就是这样的性格,他越是理他,他就越是来劲,脑子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了一双莹白修长的漂亮小手,指尖不经意擦过自己指尖时那宛如被电流击中的荒唐错觉。

    徐俊说了半天,说得口干舌燥,见秦清徐心不在焉,似在走神。

    顿时兴致缺缺,撇了撇嘴,“算了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就是个注孤生的命!”

    “秦清徐,你呀,看着吧,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来收你的,到时候人家也会对你爱搭不理,那些女生被你伤的,肝肠寸断,爱而不得的感觉,总有一天你会一一尝到的!”

    秦清徐不以为然,应该说这种话他听多了,根本不为所动。

    却不知,后来徐俊所说的话确实成了事实,爱而不得的那个人,从其他女生转变成了他自己,他用尽所有的办法留下那个人…

    *

    软娇娇一天天的安排,排的比谁都满,每天早上要跑一个小时的步,5:30就起床了。

    别人还在睡梦中,天空中一半是暗色,一半是才泛着肚鱼白的暗白色,她就拿着一条毛巾,搭在脖颈上跑步去了。

    跑完步回来,还要做面部瘦脸的动作。

    原主想要谈一个纯纯的恋爱,并且希望自己的成绩能够进入一班。

    额,看了一下原主的作业,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软娇娇以前的成绩确实不错,可都过了这么多年,那些知识早就已经还给老师了。

    重新捡起课本读书,对于她来说,痛苦的仿佛身在水深火热之中。

    况且,要进入一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小姑娘明明理科成绩并不好,文科成绩稍微好那么一点,却…选择了理科。

    她都不知道该感慨是爱情伟大,还是该说…爱情会令人冲昏头脑,变成智商为负的傻子。

    因此,以前一上课就低垂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的软娇娇,如今上课很是积极,认认真真的记笔记,听老师讲课。

    不少的老师都察觉到了软娇娇的变化,还特意去了高二8班班主任那里夸赞软娇娇。

    时间流逝的飞快,光阴如梭,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又到了月考的日子。

    “报告老师,软娇娇她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