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我拿了女主剧本 > 第十五章:同学,你打扰我学习了!15
    软娇娇歪了歪头,一双宛如小鹿般洗涤过后的干净纯粹眸子,略有些不解的看向他。

    从她这个方向看过去,特别的方便,他就坐在自己对面旁边的位置,一双漂亮雪白的大手格外吸睛。

    真是应对了那句抬头不见低头见!

    她单手撑着下巴,细细软软的声音,不紧不慢道,“我们上次见过。”

    “嗯。”

    软娇娇略思索了一下,这个嗯的意思应该是…代表他还记得吧?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秦清徐终于吝啬的从书中抬起头,给了她一个淡漠的眼神。

    “不用。”

    他什么也没做,是她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没有作弊。

    软娇娇心中一动,忽然问,“学校里面现在还有很多人怀疑我那天作弊了,你…是怎么看的?”

    秦清徐瞥了一眼都快蹭到自己面前的娇嫩小脸蛋,眼神沉了沉,“与我无关。”

    “……”

    软娇娇习以为常了,前两个世界的男主性格都是一样的…冷淡,身上冷冷的气息,似乎要将方圆几里的人全部冻结起来。

    秦清徐只见视线之内,忽然间伸出一只白皙如玉的纤纤玉手,小心翼翼的一瓶养乐多推到了自己的手边。

    他抬眸。

    她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甜软糯,格外好听,“我请你喝。”

    秦清徐只是撇了一眼,就飞快的收回了视线,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寡淡,“不用。”

    挺自来熟的。

    “不用和我客气,我带了很多来。”软娇娇拿出放在包里的另外两瓶养乐多,大气的搁置在了桌上,顺带的还有几颗糖滑落了下来,啪嗒的掉在了桌上。

    秦清徐,“……”

    他似乎,大概能够理解,以前软娇娇为什么那么胖了?

    软娇娇密长的眼睫毛就像扇子一样,一眨一眨的,仿佛要扎进他的心中去。

    她抿了抿唇,小声的与他商量着,“我是有事相求,能不能和你探讨一下,化学题?”

    秦清徐,“……”

    所以,这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哦,不,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吗?

    他正想冷声拒绝,可当他的目光一对上软娇娇期望的眸子,就莫名的心软了。

    那般殷勤的目光,就像一个渴望与主人亲近的宠物,毛茸茸的等着主人去顺毛。

    明明到了嘴边的话,都突然转了个弯成了——

    “哪题?”

    软娇娇喜不自禁,不知道收敛,笑魇如花。

    少女白皙且修长的漂亮手指,毫不客气的指着练习本上的某题,“这题。

    秦清徐不愧是年级第一,三下五除二的就将那题给她解释清楚了,软娇娇被他一指点,感觉茅塞顿开,很快就知道一举反三。

    软娇娇嗓音软软甜甜的向他道谢。

    “谢谢你!”

    秦清徐因着她好听的声音,多看了她两眼,发现近距离看,软娇娇垂着眼睫的眼睫毛,长得不可思议,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痒难耐,想要去摸摸看她的眼睫毛究竟有多长?

    目光再往下,宛如羽毛般快速的划过了她饱满鲜艳的红唇,心中莫名的有所颤动,一直深沉的,宛如大海般令人捉摸不透的他,此时仿佛被人投进了一颗石子,涟漪难平。

    “咳。”

    都说有一就有二,只要开了个头,后面再开口就不会那么难了。

    秦清徐坐在软娇娇的对面,为她提供了太多的方便。

    先是化学题,后是物理题,后面还有英语题,总之,遇到不懂的就…用她那双会说话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清徐。

    直到盯着他无可奈何,只好为自己讲题。

    上次的物理题是她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去做题,每天复习,才会有那般好成绩的。

    伴随着现在物理课继续上越到后面的课题越难,距离上一次的月考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很快又要迎来下个月的月考了。

    软娇娇这一次绝不会满足于389的名次。

    一个清冷不近人情的宛如屹立在高山之上的雪岭之花的男生,一个瘦下来后,长相艳丽,宛如牡丹,人间富贵花的女生。

    两个人坐在一起,若不是中间还隔着桌子,旁边的那些女生看得眼热,一个个恨她,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马撸起袖子过来和软娇娇干架。

    一个长相清丽脱俗,乍一看让人眼前一亮,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孩子,说话秀气,鼓足勇气地抱着手中的习题集册,走到他面前。

    “秦…秦同学,我这个题也不会做,你能不能给我讲讲?”

    询问秦清徐的同时,一边小心翼翼的偷瞄着他,好似唯恐他会不答应的神情。

    软娇娇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个女生,并且印象深刻。

    她叫林心怡,是高二一班的语文课代表,并且还是全校公认的校花。

    之所以会记忆如此深刻,是因为她太优秀了,耀眼璀璨的像一颗明珠,向所有人绽放着她的光芒。

    让原主越发自卑,她想要变成像林心怡那样的女生。

    秦清徐象征性的问了一下哪题,那个女生似是不经意地撇了软娇娇一眼,尽管那一眼中并没有透露出什么明显的情绪,但是…

    软娇娇就是从林心怡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得意炫耀的神色,这是女生特有的直觉。

    哪知…

    秦清徐快速的撇了一眼那题,飘飘的回了一句,“我也不会做,你去问老师吧。”

    “…….”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想将她打发了事。

    软娇娇没忍住,笑出声了。

    秦清徐淡淡的瞥了一眼她。

    软娇娇被他看得心中一慌,收敛的坐正了身子,装模作样的看书。

    林心怡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咬着下唇,心有不甘的看了软娇娇一眼。

    软娇娇丝毫不觉得害怕,还朝她扬了扬眉。

    好吧,当着人家的面直接笑出声,这事确实是她不厚道,换做谁都会觉得她是在幸灾乐祸。

    额,

    事实上就是…她虽然不是在幸灾乐祸,但她心中的的确确很高兴。

    她有两大宗旨,一旦被他盯上了的男人,绝对不可能与别人共享,哪怕是别人主动贴上来,染指一下都不可以。

    她知道秦清徐说不会做是敷衍自己的,但她不可能直接指控秦清徐说,你就是在敷衍我。

    那样便会招了秦清徐的厌恶,她不想被他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