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斗法
    田大业带着三孩子回来的时候,明显三孩子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长宝这个没心没肺的跟长根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不过长顺还是在边上冷眼看着。

    田大业就知道了,自家这个外甥比较难搞,这是个心里有数的。

    而且没心没肺的外孙女,别看面上横,都是看着外孙子眼色行事的。

    长根屁颠屁颠的追着长宝后面:“姐姐姐”的一路招呼着。

    孙怡看的眼角都抽抽了,这可不像她教出来的孙子。

    田大业竟然还乐呵呵的。

    田野家里,吃喝从来不亏待自己还有两孩子的,何况是田大业来了,跟过年也差不多。

    这年头的桌子面都小,六个菜就能摆满桌子,可田野家的桌子就是人田野自己手工做的,桌面上十个菜都宽宽松松的。

    田大业来了,田野桌面上就没有空着过。爷几个坐在一块吃的也嗨,做多少都能吃光了。

    田大业同两孩子都吃的比平时多。田野这两天都准备着山楂丸呢,给大人孩子消食的。

    田大业感叹:“好久没有吃这么痛快了,看着他们两个吃饭,我就舒坦。”

    田野心说,别说田大业,就是她这两天胃口也开了。

    孙怡同彭越在边上纠结,跟这四个人一桌子吃饭,感觉自己就是人家养的猫,随便匀出来一碗就给打发饱了。

    田达眼睛带着火的看着媳妇的肚子:“你多看看爸他们吃饭,长根我是不指望了,没准这胎也能生出来个带着咱们老田家血脉的。”

    彭越因为这话跟田达急了。啊,什么意思呀,她生的孩子不是老田家血脉呀,有这么说话的吗,啊。

    连孙怡都数落田达两句。

    田野:“三哥,你知足吧。”就没好意思说,别看就这两顿饭,他们家米缸下去的可快了,要不是自己有个空间,光买米他们家就是一项很大,很大的开销。

    真以为他们家两人挣工资就养得起大肚汉了。

    彭越这两天都是抢过长根的碗,不让孩子学长宝长顺使劲的往肚子里面吃饭的,怕孩子撑到。

    田大业在这边都呆了好几天了,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让孙怡说,老头子乐不思蜀了。

    彻底被两孩子给拴住了。有时候孙怡都在想,要是自己退休了,就这么带着三孩子也挺好的。

    这想法偶尔就会跳出来,话说要是带田蜜的孩子,没准她就真的办个退休了。

    田大业不知道孙怡的纠结,都呆了好几天了,半句回去的话都没提,孙怡都急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田大业:“这边挺好的。”

    孙怡好半天才说道:“我那还有工作呢。”

    田大业抱怨老妻:“都这么大岁数了,还那么辛苦做什么,早就该退了,就该把机会让给年轻人。”

    看看人家这个高调劲儿的,孙怡差点气坏了:“前阵子,谁因为退下来觉都睡不好的,我是怎么对你的,哄着你,劝着你的,你呢,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没想过我的心情。”

    田大业:“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呀。这不是闲话呢吗,怎么就急了,再说了,要不是心疼你辛苦,我管这个做什么呀。”

    孙怡痛心疾首的责问田大业:“你心疼我辛苦,这话你自己信吗?我看你是彻底让两孩子给迷的找不到北了。”

    田野推门进来噗嗤就笑了:“家庭矛盾,第三者插足了,我家长宝长顺挺有魅力的吗。”

    然后学着孙怡的口气:“大伯母你应该这样说,我看你是让两个小妖精给迷的彻底找不到北了。”

    田大业都没忍住:“没正行,都跟你三哥学的。”

    孙怡脸红:“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说你大爷这人不厚道。”

    田大业:“咳咳,你大妈瞎扯淡呢。”

    田野:“咱们家三孩子在一起,我也舍不得挪眼,这几天我给几个孩子照的照片都有一个胶卷了,回头洗像的时候就洗两份。等以后大伯母退了,你们就带着长根过来这边,也省的三嫂想孩子。”

    田大业:“你要是舍得把孩子送到省城去,我们现在就能见天的这么高兴,哪用得着看照片呀。”

    田野心说这个还算了:“先吃饭吧。”

    田大业冷哼,这个侄女也就这样了,说的多好听,也没舍得把孩子给他送过去,关键时候还得是儿子。

    你看田达不就把长根给自己带着呢,儿媳妇花样的要孙子回来,儿子都顶住了压力。

    在看田野更不顺眼了,还是那句话,在田野的生命中自己这个大爷来晚了,孩子跟自己不亲了,见外。

    田达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老爸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挑眉询问田野,田野直接扭头去厨房了,她豁不出去孩子,老头就高兴不起来,没听说过打包回家带人家孩子的,是田大业要求高了。

    孙怡跟着忙忙活活的,倒是一点都没看出来不高兴。

    不过田达也不在乎孙怡高不高兴呀,彭越这几天心情好,连点孕吐反应都没有。

    谁知道吃过晚饭,田大业就发大招,呆好几天了,明天一早他们就走。

    孙怡心里高兴,老头心里还是有她的。

    彭越跟孩子刚处出来点那么意思:“明天就走呀。”

    孙怡慢悠悠的开口:“我看着你身子骨还成,好好地养着吧,孩子太闹腾了也不利于你养胎。而且长根这礼拜的绘画课也要开始了。”

    一点都看不出来今天跟田大业着急的样子。田野不由得点头。这两口子有意思呀。

    在边上倒茶的手都哆嗦一下,你说这对着儿媳妇连理由都换的这么高大上,这老两口子可真是神人呀。

    彭越纠结半天,就为自己争取了那么一点点:“爸跟阿姨过来,还没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呢,家里前两天把锅灶换了,明天就能开伙了,怎么也得在家里吃一顿饭才成呢。”

    田大业:“你跟田野有什么区别,哪舒服就在哪,咱们都自在。”

    彭越差点哭了,那不是说,自己这个儿媳妇让公婆不自在吗。

    田野都觉得田大业不太会说话,或者记着彭越想要把孙子带回来的事情,这时候敲打儿媳妇呢。

    要不然就是把对自己的怒气甩给儿媳妇了,这个田野就不敢吱声了,完全是受自己牵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