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人以群分
    不过到底是自己生的,动动嘴角:‘四儿’

    朱小四:“妈。”然后就听朱大娘一声哀嚎:“你个没良心的玩意,你还知道回来呀。我上辈子欠了你的了,才生出来你这么一个东西……”

    就这么一大串足足五分钟呀。

    田野,田嘉志那边,带着三孩子,除了长宝同倩倩没走心之外。都是在侧耳倾听的,田野感觉熟悉,亲切。田嘉志那就是百感交集了。

    只有长顺一脸的凝重,眉头高高耸起,不用问就知道,儿子对爷奶有了新概念,闹心了。

    朱小三其实有点想要掉泪的。既然这么惦记闺女,省城又不远,怎么就不把闺女给找回来呢。

    也不知道朱铁柱什么时候站在堂屋里面吧嗒烟袋的。

    朱小四涩涩的招呼一声:‘爸’

    朱铁柱看着自己不敢认的闺女,感觉有点被骗了,上次的时候闺女明明不这样的:“不上学了呀。”

    不过问题还是很关键的问题。

    朱小四脸色暗沉:“上呢。”

    朱大娘抹抹眼泪不哭了:“你还要上学呀,你那饥荒还上了没有。人不会找家里来吧。”不关心一个上学的闺女拿什么还饥荒,只关心是不是会带给家里什么影响。

    然后看看闺女身上的衣服:“你咋穿的这么好呀,打扮成这样,日子过得不错吧,是不是饥荒还上了呀。”

    朱小四没有回答朱大娘的话,只是说道:“过了年我要考大学了。”

    朱大娘立刻耷拉脸色:“没钱供你上大学,有本事你就自己蹦跶去吧。你不是能耐吗,你不是借钱自己上学的吗。”

    朱铁柱脸色沉沉的看着闺女:“丫头家家的,高中也就够了,到了公社都能在学校教学了,上什么大学呀,回家让你妈给你找个婆家。”

    朱小四不想听了:“还是我自己蹦跶吧。左右该不该饥荒,也是我自己的事。”

    朱大娘才见到姑娘的惊喜,就变成了咒骂,各种难听的咒骂。

    朱小四仿若回到了当初在车站的时候,回到了当年拎着袋子捡破烂自己存钱的时候了。

    朱大娘:“自找苦吃,别说我是你妈,有钱穿成这样,咋就不知道惦记家里呢。”

    然后:“你别是弄钱都穿戴了吧,跟谁学的呀,咱们家可都本本分分的人家。你可别带累你哥的名声。让我们老两口子在村里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做人。”

    朱小三嗤笑:“妈,你想多了,从小四自己捡破烂上学那天开始,她什么样,村里人都不会认为同你有关系的。”

    朱铁柱阴沉的看着两个孩子,翅膀硬了,管不住了呢。

    还没进门呢就在院子里面闹腾的半个村子都知道了。村里人的也终于知道了,在田大队长家里吃酒席最最水灵的姑娘,原来是他们村里捡破烂的朱小四。难怪几个婆娘把朱家孩子都给捧上天了呢。

    要说这个姑娘在外面不学好才能穿戴好的,那是没人信的。因为姑娘跟着二嫂一块回来的。

    田嘉志在外面现在都是干部的。他能看着妹子学坏了吗。

    而且田大队长两口子开口了,小四一直跟老二生活在一起的。村里的年轻人都酸两句,朱小四倒是个好命的。

    谁不知道田嘉志现在混的好,田野那是村里鼎鼎的有钱的主,跟着这样的兄嫂,算是长住眼了,只有享福的的命。

    村里的老人则竖起来大拇指:“老二两口子仁意呀。”

    不然就朱家那样的人家,老二好不容易把自己跳出火坑了,那还能在拉拔家里的呀。换别人恨都恨死了。

    长顺这边眼角都红了,孩子从小到大没见识过这些的,软软的开口:“我有钱,我的零花钱以后不给长宝买零嘴了,都给小姑好不好。”

    田嘉志揉揉儿子的头发:“好。”在看看那边盯着倩倩的长宝。田嘉志这个闺女控都不得不说,这闺女实在是心大。

    朱大娘那边那是习惯性的骂孩子,反正嘴没有闲着:“给你大哥带孩子有什么不好,你大哥还能亏了你不成。非得跑,你倒是别回来呀。”

    朱小三:“我大哥有多好。对我们能怎么好。他跟我们分家了。你们老两口子跟他们过,挣的钱都给他们置办家业了,可你们回了村里,住的不还是我跟小四的一间屋子吗。他到底哪好。”

    对呀,当初分家的时候就三间屋子,朱老大带着媳妇闺女,肯定没法同朱铁柱两口子一屋住着的。

    那不是就一直跟着老三小四一个屋子吗,两孩子考学的考学,跑了的跑了,朱铁柱两口子就一直住着呢。

    要非得丁是丁卯是卯的说说。朱家老两口子肯定是没脸的。

    朱小三不说这个:“朱老大有多孝顺,朱老大对兄弟妹子有多好心。你们倒是说说呀。该站的便宜他占近了,你们就别再给他划拉名声了。”

    朱铁柱被小儿子挤兑的恼羞成怒了:“这是老子盖的房子。老子还能没个住处。”这是恼羞成怒跟儿女摆长辈的威风了。

    朱小三:“我跟小四可不敢这么说,而且这屋子也一直都是你住着呢。”

    凉凉的就那么来一句。要说是吵架,那也不是,要说不是吵架,总共四口人,但凡开口都是带刺的。

    朱大娘偶尔高声叫嚷的那么两句,终于让长宝同学有了反应:“他们家为什么要吵吵呢,倩倩妹妹都睡不着了。”好吧,闺女也不是一点没听见,人家那就是完全不受干扰型的。

    朱大娘拿出来一把挂面:“吃饭,先吃饭。”

    朱小三看着锅里的清水面汤:“我们吃过了。”

    朱大娘抬头:“哪吃的,你老叔那,还是田大队长家里,他们不知道我跟你爸在家呢吗,怎么没有招呼我们一块过去吃。哪有这样办事的,这是不把我跟你爸看在眼里呢。”

    朱小三深吸口气:“二哥那边。”这简直就是燃点。

    朱大娘跳着高高的跑到院子里面对空叫骂:“你哪来的二哥,你个攀高枝的东西,只要你认我这个妈,你就没二哥。畜生都比他强。”

    小会朦朦胧胧的就是被这声响彻天际的叫骂声给弄醒的。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