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自己人自己心疼
    李红旗脑门冒汗了,一不小心好像给自己整出来个经济问题呢,好像问题严重了呢:“这个可不是我藏的,真的,来的时候爸妈给我的。”挺认真的看着朱小四的脸色解释。

    朱小四信了他的邪:“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花爸妈的钱,你好意思的呀。”

    李红旗心说,不然说别的你都要恼的呀。下次可得小心点了。

    朱小四:“你还不说实话。”家里老两口子早就同她说过,经济问题,肯定帮着她抓好了,专门针对李红旗的。

    李红旗心说这媳妇也是厉害,这都知道:“借的,借的。”

    朱小四:“咱们是两口子,借的钱不用我还呀?”明显在找茬。

    李红旗:“不用,不用,我攒零花钱还。我每天少抽一盒烟。”

    朱小四:“那你得攒多少年呀,对人借给你钱的人来说不是赖账吗。”

    李红旗有点气馁,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可没想到过今天:“没有,建设的,他不着急用。”

    朱小四都想踩这人两脚解气,还学会借钱了:“我跟你一块过日子呢,你借钱竟然不跟我商量。”

    这个问题比李红旗把钱乱给出去还严重呢。问题升级了呢。

    李红旗:“这不是过来媳妇娘家吗,你男人也想要脸面的呀,下次不会了。真的。”

    不过显然朱小四没能高兴。其实对于朱小四来说,对李红旗的态度有点迁怒,从朱家出来,心情能好就怪了。

    大概只有拿着六百多块钱的朱家两口个高兴吧,当然了这两人也不见得多知足就是了。

    看到李红旗拿出来这么多钱,朱大娘还说呢:“姑娘不如不养呢,白眼狼一个。”

    朱铁柱:“指不上的。”继续抽旱烟袋去了。

    这两人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了,还这么一如既往的执着,抱着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说这孩子在身边,儿女能回来看看,不比抱着钱好呀,怎么就从来想不明白呢。

    难道缺怕了,可你说的当初朱铁柱家的条件也算是好的呀。那么多人家一样的穷,那不也没怎么地吗。那不都好好地过日子呢吗,也没都养成这个毛病呀。

    只能说,偏好,朱铁柱,朱铁柱媳妇都偏好钱财吧。

    田野家里,看着进门的小姑子同妹夫,说真的,该听的一句没少都听到了,隔壁住着其实有时候满尴尬的。

    朱小四盯着田野,知道她嫂子有个小爱好,蹲墙根,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肯定都知道了。脸上好不自在。

    田野先摸摸头发,然后才:“咳咳回来了。”同小姑子关系太好,大家习惯都知道的差不多,你说这事弄得。

    朱小四抿嘴:“回来了。”不太高兴,其实看到田野,朱小四还有点委屈,眼圈有点红呢。

    李红旗:“咳咳,小四我给你打水,洗洗脸精神精神。”

    朱小四没吭声,成亲以后两人头一次闹情绪呢。不太想要搭理李红旗。

    田野:“你招呗小四了?”绝对是怨怼李红旗的口气,他们家小姑子多懂事呀,轻易都不往心里去的。

    李红旗:“咳咳,”好尴尬的。然后:“你怎么一定认为是我招呗了呀。”

    田野说的理所当然:“不重要的人犯得上生气吗,肯定是你招呗的呀。”

    李红旗抬眼看向田野,这不是在怨他,这是在点拨朱小四呢。当然了李红旗还有点洋洋自得,对媳妇来说很重要,很在意,所以媳妇才跟自己闹别扭呢。还是二嫂会说话。

    然后朱小四那边也缓过来了,为了不重要的人我生什么气呀,同朱家要是生气,自己还不得气死呀。

    然后看向李红旗,这个人的问题,回头在跟他说道。不过自己迁怒肯定是不对的。

    朱小四还是蛮理智的,脸色缓和过来了:“二嫂我没事”

    然后看向李红旗:“你饿吗,我去煮点面条,你要一碗吗。”

    李红旗深吸一口气,媳妇这算是雨过天晴了吧:“要,要。”可真是好脾气。这就不气自己了呢。

    然后在看田野,充满了感激呀,太有智慧了。

    而且看出来了,自家媳妇听嫂子的话。说一句比自己说好几句都管用呢。

    长宝在屋里就听见了:“小姑还有我的,我也吃面条,要三个鸡蛋。”

    那可真是不少呢,这都晚上了,还这么吃呀。难怪姑娘的双下嗑总是不下去呢。

    不过朱小四愿意满足自家大侄女:“在给你放一根肉肠。”

    两孩子在屋里都欢呼上了。长顺:“小姑,还有侄子呢。”这气氛同隔壁那是天差地别啊。

    田野发愁的看着欢呼的孩子们:“这要暴饮暴食呀。还是受刺激了。”

    李红旗:“我以后肯定好好的对小四,我爸妈就是他爸妈。”

    这要把人生亏欠了朱小四的给朱小四补上吗。田野抿抿嘴,这个好像自己没法给田嘉志补上呢。

    她没有父母了呀。所以她的使劲对田嘉志好。把丈母娘那份也给补上是吗。呵呵。

    田野:“你别因为这个对小四有什么想法就成,小四对他们的态度,那也是日积月累,过不去的坎,岁数大点就好了。小时候谁还没有个爬不过去的坡呀。”

    李红旗:“你说什么,我只有心疼的份。换成我,没准早就偏激了,我媳妇能这样,那都是天生的好性,跟儿好,底子好。”

    然后看向田野:“谢谢你。回头跟我大志说,亏得他了。”

    要是没有遇到田野,也不知道这哥俩如今是个什么情景呢。

    想到刚才的朱老大两口子,李红旗对田野的心情都是纠结的。媳妇怪幸运的不是吗。

    这要是同朱老大有半点想象,李红旗心说至少自己不会想要亲近的。能碰上田嘉志,碰上田野,朱小四才有今天的。所以他要对大舅哥态度好点。

    真心的说,替自己媳妇高兴,少受多少苦啊。何其有幸有如此担当的兄嫂。

    田野心说田嘉志可不愿意听到李红旗这话:“你那是感谢他吗,你那是刺激他呢吧,跟你说呀,没事少招呗我男人,我自己心疼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