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果儿
    朱铁柱两口子这辈子都是算计别人的,就不成想还有这样被人算计的一天呢。

    朱老大:“妈,我看着你们不是把电视都打包起来了吗,家里也没看呀,你就先给我用用,让我顶顶吧。”

    朱大娘:“老大呀,你就别想这个了,那是我老儿子给我解闷的,我谁也不给。”

    朱老大:“妈,你就看着你儿子欠人饥荒呀,日子还怎么过呀。你儿子不要脸了呀。”

    朱大娘气急:“是妈让你欠人饥荒的呀,是妈让你借钱的呀。你那钱借了给妈看病了,还是给妈盖房子了呀。谁让你欠人饥荒的你找谁去。”

    朱老大长这么大,朱大娘也就对着大儿子说过这么一句重话。

    朱老大都愣了,他妈什么时候这么对待过他呀:“妈,你心里是不是只有小三了,哪有你这样偏心的呀,那不就是解闷吗,你把大丫二丫留在身边那不是一样的吗。”

    朱大娘气的扶着门框身子都晃悠了,她确实偏心,可偏的都是谁呀。

    别人说这话朱大娘半点不走心的,背后指着他脊梁骨,她都能不在意,可这个从小偏过来的老大这么说话,实在是太扎心了。哇凉哇凉的呀。

    朱老大媳妇那边还叫嚣呢:“别人家的老人,都给带带孩子,你们呢,你们什么时候给儿媳妇带过孩子。”

    朱铁柱:“老大呀,你也这么说的,你那孩子,老婆这么多年吃的都是你妈我们辛苦赚来的钱呀。”

    朱老大那是猪油蒙心了:“那钱不也你们自己盖房了吗。爸妈,我如今欠饥荒了,你们现在要是不管我,将来可别说我不管你们。”

    朱大娘直接坐地上了,这就是他大儿子呀,要钱要不出来,就说不管他们了。如同地痞无赖一般,感觉这都不是真的。变天了呀。

    他们老了,这两天病了之后,朱大娘更是知道什么是老了,做不动了什么滋味了。听到朱老大这话怎么能不哭呀。她还能指着谁呀。这儿子那可是她下半辈子的依靠呀。

    朱铁柱也是气狠了这儿子比他想的做的还绝呢:“成呀,不用你管,走吧。别在这闹腾了,你妈病了。”

    朱老大媳妇哪干呀:“那不成,家里人还等着彩电呢。”回去,怎么跟人交代。家里日子还不过不过了。

    朱铁柱:“没有,家里的东西同你们没关系。给我滚。”

    朱老大记得在屋里转圈,可没空,看那边神情不好的朱大娘什么脸色:‘爸’

    朱大娘直接发疯了,刺激大发了:“滚,滚,都给我滚。”

    爬着去抓烧火棍子,要轰这家子人出去。老大实在是让她太难受,怕朱老大再说出来什么,伤人的话,自己接受不了。这不是他儿子,这儿子被鬼上身了,不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朱老大可能是饥荒逼的,急吼吼的跟着朱铁柱嚷嚷:“爸,你就真的看着人家逼你儿子呀。”

    朱铁柱给儿子指条明路:“你那不是有车吗,老大呀,别光盯着别人家的东西。”

    朱老大眼睛都憋红了,才同村里人炫耀过的车,回头就拿着顶账了,他脸往哪放呀,他爸那电视可没用的。

    他爸是真的偏心到朱小三那边去了,根本就没在乎他这个儿子,没在乎他这个儿子的脸面。

    别人家的东西,他爸同他离心了,竟然是别人家呢,朱老大有点蒙,真是父子翻脸了。

    朱老大媳妇都已经进屋去搬电视了。这是要来强的呀。

    朱大娘要是个好的,朱老大媳妇那就没有进门搬东西这个机会。

    可朱大娘自己还扶着门框呢,晕乎乎的,看着朱老大媳妇那动作,直接就急了。

    过去拉扯朱老大媳妇,朱老大媳妇真没挺大动作的,就是用肩膀甩了一下,朱大娘就坐地上了。

    人病了好几天了,没怎么吃东西,精神不好,身子也虚。可不就就倒地上了吗。

    朱老大媳妇都愣了,这个老虎婆老了呢,立刻倒打一耙:“你可别耍无赖,我可没怎么着你。”

    朱铁柱看到朱大娘摔了,起身过去要扶,朱老大鬼使神差的,站起来,挡了朱铁柱一下:“爸,我们就先用用这个彩电,等回头攒了钱,我给您买新的。”

    说完朱铁柱愣了,朱老大自己也愣了,他妈还坐地上呢,他为什么要拦着他爸,还说这种话呢。

    朱老大媳妇听了话音,直接就搬着电视要走,要说贼劲呢。

    要是放一般时候,一般的人,这东西搬不起来的。一个人不得劲拿这东西。不过那时候的电视机都是十八九寸大小,差不多四方的。再加上纸箱子,不好搬的。

    朱铁柱有点不敢置信,结巴:“老大,这事你做的事呀。”有点难以置信的。她妈可是还倒地上呢。老大不过去扶起来不说,竟然还拦着不让他过去扶,那可是亲妈呀。

    朱老大自己也有点蒙:“爸,不是,不是。”可不是什么呢,自己能说什么呢,说真的有点骑虎难下,刚才那动作,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来了。

    媳妇已经搬着电视机出来了,这可是个机会,不然,不然摩托车就是人家的了。

    朱老大没吭哧出什么来。反正意思差不多就是了。电视机这两口子仗着年轻要搬走,这同入室抢劫有什么区别。

    朱铁柱傻了,这个时候,是朱铁柱这辈子唯一不在意东西,不在意钱,就在意他大儿子态度的时刻。

    老大咋变这样了呢?

    朱大娘更是直接扭头看向朱老大,嘴唇都是哆嗦的:“老,老大。”

    朱大壮这才回过神来,过去两步,要扶起来朱大娘:“妈,你没事吧,快起来。”

    朱老大媳妇已经抱着电视过了新盖房子的二门了。

    朱老大过去把朱大娘给扶起来了,总算是还有点良心吧。

    朱大娘枯瘦的手抓着朱老大:“老大呀,那东西比你妈重要是不是,啊是不是呀,老大呀,你可是妈的亲儿子呀。亲的儿子呀。”

    朱铁柱听到朱大娘的哭喊,终于回神了,看着朱老大的眼神那是一片的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