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套路深
        田蜜自己也得承认,人家说的这些那都是事实,而且那都是他们这边无意中给人家造成的。理亏呀。

    好吧,要个解释,这个不过分,不过解释起来,需要时间呀。

    这个约会,好像就名副其实了呢。

    田蜜看看人家小伙子,就觉得心累,竟然被就这么绕进来了呢。

    田蜜想要甩袖子走人的,不过这件事情如果她田蜜是第一受害人的话,那么,眼前这位大小伙子绝对是第二受害人,于情于理自己都得给人家解惑。

    而且说自己是第一受害人自己都觉得愧得慌,毕竟搀和这事的有她田蜜的亲妈在里面呢,人家小伙子才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受害人呢。人家从头到尾那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

    这都耽误人家介绍对象了呢。

    田蜜从头撸一遍这事的起源,说真的,不知道从哪开始说好呀。

    所以绕的比较远,先介绍牛大娘这个人,再说牛大娘进城,要不是有这么一个能搅合的人,哪有今天的事情呀。

    连人小伙子唐雷听到牛大娘的事迹都得说,难怪最近他诸事不顺呢,原来碰到这么一个大娘呀。

    然后田蜜说道这件事情,田蜜满脸的沧桑呀,她那是真的没接触过牛大娘这种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发展到今天这步,说真的,你确实挺冤枉的,不过你也不无辜呀。你说你没事手脚那么大方给孩子糖做什么,你说你没事招惹牛大娘那样的人物做什么。”

    让田蜜说,祸原就在这里呢,要不是这小子让牛大娘招眼了,哪有今天呀。

    田蜜那真是一句一件血泪史呀。

    小伙子听的眉头都纠结了,那位大娘还真是让他怎么说好呀。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那真是一点不稀奇,要知道当初自己看到牛大娘的时候,那可是一个人能手抽一群二流子的呢,只可能比田蜜形容的更家剽悍。

    田蜜觉得自己还是挺能得到同情的,看着小伙子不说话,就问了一句:“这事就这样,你怎么说?”

    小伙子:“嗯,委屈你了,不过你好像还不了解我的家庭,我给你介绍一下。”

    田蜜差点坐地上去,果然牛大娘认识的人物,那都是不普通的,有毒呀。

    这小伙子怎么就没有听到重点呢。果断要走,在搀和下去,田蜜都不知道事情往那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小伙子把人给拦住了:“我开玩笑的。”

    田蜜小心翼翼的:“说真的。”

    小伙子看着田蜜的架势就知道要跑路,不是真的也得是真的呀:“嗯真的,这事牛大娘虽然是好心,可实在是有点不靠谱。我这边从来就没听大娘说过介绍对象的事情,不然也不至于误会你不是。之前误会你了,不好意思。”

    田蜜那心口呀,立刻松口气,终于遇到一个明白人,能掰扯清楚这件事情的:“不用这样,你只要别当我是追着你不撒手,还用孩子下套的女神经就好。真的。”

    小伙子看着田蜜放松神情,有点失神,抿嘴:“不至于,我倒是希望呢。”

    田蜜:“你说什么?”真心没听清楚。说了那么多,嘴巴干了,田蜜需要补充水分,喝茶呢。

    小伙子:“我是说因为这种事情能圏到一起,咱们倒是挺有缘分的,对了,我怎么听着你的对象问题似乎有点曲折呀,毕竟你条件这么好,能说说嘛。”

    田蜜黑脸,哪有上来就接人伤疤的呀,看来真的不想同自己处对象,不然凭这句话妥妥的一脚蹬了。

    当然了不说这句话,这人也从没有子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小伙子看着田蜜脸色不好,立刻就卖惨:“咳咳,你看好歹还有你家婶子搀和一脚呢,我这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叫了好久的小姨夫,单位的同事还误会我处着对象,现在连提亲的都没有了。你就当娱乐我一下好了。”

    田蜜:“你的娱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这样的还想找女朋友。”

    小伙子双手一摊,很是意不平的说道:“我不这么办,你也不考虑我呀。你说我也不错呀,你怎么就看不上呀?”再说下去,小伙子就要讨伐田野了,怎么就看不上自己呢。

    田蜜摸摸鼻子:“那倒是”意思就是我真的没考虑你,别的就不要再说了。

    小伙子破罐子破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所以说说吧,反正也就这样了,让我开心开心。”

    田蜜:“还真看不出来你是这么脱跳的性子,看着你挺严肃的呀。”

    小伙子唐雷:“下班时间,我还是知道给自己找乐子的,我工作性质严肃,本人年纪小,不压事,要是在嬉皮笑脸的,工作就没法干了。”

    田蜜:“所以你说牛大娘多不靠谱呀,都没怎么了解一个人呢,就敢介绍对象。”

    小伙子扯着嘴角:“确实不靠谱。”

    然后看着田蜜,意思田蜜多说两句,田蜜很无奈,也是想要找个不认识的人诉说一下这么多年因为想对象问题上的无奈呀:“这真的是一部血泪史了。”

    有一句没一句的竟然同人小伙子喝了两壶茶叶水下去。

    小伙子:“总结一句话,过去眼光太高了,我是你降低标准下,才够线的。”

    田蜜就不知道人家怎么总结出来的,结巴了两下:“有吗。”好像没说够线吧,一直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呀。

    小伙子点头:“有。就是这么回事。”

    田蜜不好意思把实话说出来,太打击人了:“那就算是吧,这对象要是再不成,估计我这线还得降,我妈就差拉条横幅写着降价处理了。”

    小伙子都跟着笑了:“你要是觉得烦,可以把我带回家给婶子看看去。”

    田蜜还是有点防备心里的,这就要登门入户了:“你几个意思。”

    小伙子:“好歹认识了,是朋友,我这个人还是很够朋友的。不用谢我,什么时候想要用,只管拿去。”

    田蜜为什么觉得自己被调戏了的节奏呢,可看着人家小伙子的表情那还真是自己想多了:“不用,太客气了,没这个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