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求情
    李红旗妈妈:“田野呀,亲婶儿明白的,不说了,这孩子你看着管吧,将来我们家孙子孙女你随便说,我也不管的。”

    李红旗爸爸:“成了,别丢人了,人田野还怕你同人拼命呢,人管你孩子才怪呢。”

    好吧这老两口子又要顶牛玩了。

    高家老两口那边乐呵呵的看着几个孩子罚站,一句话都不说。

    李红旗爸爸:“同人学学。”

    李红旗妈妈:“我这还没修炼到那份上呢不是。”

    高家老太太:“成了,别这样说,我们这是看的多了,当初也没少被田野这么不软不硬的给顶回来。在教孩子这个事情上,田野做的不错。”

    高老头:“我那外孙长庚,就怕这个大姑。真要是田野发话了,我们说情也没用的。孩子们乖乖的去外面站着。”

    意思就是你做好准备吧,真要是将来你孙子不听话,人家田野作为舅妈,那是不考虑你高不高兴的问题的,该管就得管。

    李红旗妈妈:“咳咳,看您把我看扁了不是,田野要是管我们家孙子孙女,我保准一句话没有。”

    高老头哈哈大笑:“大妹子呀,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哪有这样揭短的呀,李红旗妈妈脸色都红了。恨不得那话刚才自己没说过呢。

    三孩子那边站到大晚上的,一直到田嘉志同田野打电话,田野还有点纳闷呢:“你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们娘三打电话了。”

    往日因为长宝先把电话打过去,田野同田嘉志说话的时候都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今天没人捣乱,自己接电话的时间可不就早了些吗。

    田嘉志立刻就表态了:“在忙我也没有忘记过我老婆孩子的。”

    好吧这人嘴巴还挺会哄人的,田野唇角都勾起来了。

    同田嘉志说说山上的规划,田嘉志说说那边的情况,当然了是能说的,不能说人家半句不透漏的。

    田嘉志:“今天长宝怎么没有同我说话呀,是不是白天的时候玩的太疯了,晚上困了呀。”

    听听人家才是亲爸呢,而且说了半天,原来人家找闺女的,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田野看看窗子外面的三孩子,随口说道:“洗漱呢,一会你闺女就进来了。”

    李红旗妈妈一早就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呢:“那我去招呼他们。”

    说完人家就出去了,嘴上还说呢:“亏得这边环境好,干净,屋里屋外都没有苍蝇,蚊子的,不然孩子在外面一大晚上的可受罪了。”

    田嘉志同田野电话那头,电话这头,都听到李红旗妈妈无意中的这句话了。

    换做原来的时候田嘉志或许还想着,我媳妇家的祖传驱虫秘方呢,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田嘉志就知道,这玩意儿除了家人最好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

    毕竟他们同田大业早就相熟了,田大业家的蚊子,苍蝇,田嘉志还是看到过的。

    别看家里收拾的干净,偶尔苍蝇蚊子的真的能看到。

    所以这东西肯定不是田大兴田大业家里家传的,那怎么传的,田嘉志现在不太愿意想这个问题。

    田野那边也是有感触的,你看看就说这人做事肯定留下点痕迹吧,无意中人家就说出来点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家有草籽粉驱虫,驱蚊都管用,连厕所都没有蛆虫的。

    田嘉志:“咳咳,孩子在外面玩了一大晚上呀,得多高兴呀。”

    田野看看外面:“确实挺高兴的。”

    长宝长顺田阳进来的时候,田野就扫了三人一眼:“你爸电话。”

    长宝扑过去,喜笑颜开的:“爸,我想了你了。”

    关键是爸爸太及时了,要不是有电话,他们还要站下去呢。

    田嘉志:“闺女呀,爸也想你了,外面玩什么呢,那么高兴,都不知道回屋了。”

    长宝偷偷的看看田野,抿抿嘴:“就是很好玩的。”

    好吧,这孩子还知道,不能说的话不说呢。

    李红旗妈妈在边上看的直摇头,你说这孩子多懂事呀,还用得着罚吗。

    田嘉志:“那么好玩,那么高兴,都忘记给爸打电话了。”

    长宝这个不擅长说慌的:“没有忘,这个我才不会忘呢。”那就是有事不能给他打电话。

    田嘉志还是知道,自家孩子同媳妇什么样的。不用说肯定是家里有事呀。

    再加上刚才长宝那声惊喜交加的亲热,呵呵,不作他想,挨罚了。

    田嘉志也知道媳妇带孩子不容易,明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心疼闺女,也不能当着闺女的面说什么,不然闺女这罚就白挨了。

    同长宝说了好半天,才让长顺过来:“儿子,想爸没有。”

    长顺很矜持的点点头,想到田嘉志看不到,才开口:‘想的’这两字就让长顺同学脸红了。

    田嘉志知道自家小儿子如何,真要是挨罚,儿子肯定是无辜被牵连的,所以人家田嘉志:“咳咳儿子不管发生任何事,爸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好吧信任的突如其来,长顺还是有点纠结的,看看田野,这事不能电话里同他爸说,等回头看到他爸了,他在承认错误好了。

    就听田嘉志说道:“别同你妈说呀。”好吧他爸好像在这个问题上,有点丢男人的脸呢。

    长顺轻不可闻的:“嗯。”然后爷两说了好半天,田野才又把电话接过来。

    田嘉志:“咳咳,孩子还小呢,你别总是罚他们,好歹等我在身边了你在罚呀,两孩子要是有个委屈的,都不能同人说说,心里多难受呀。”

    田野:“你说我还委屈他们了?”

    田嘉志:“总是小呢吗,身边得有人开导不是,我这个当爸的,没有尽到责任,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在身边,都是我不好。”

    田野:“得了,你这哀兵策略不管用,少给我绕心眼子。”

    田嘉志:“你看你又多想了不是。”

    田野:“你闺女儿子没错,我能罚他们吗。”

    田嘉志:“我也没说不能罚呀。那不是还得注重说教吗,他们意识到错误了,就成。”

    有这种爸爸,两孩子还能这么好,这么懂事,田野觉得那都是自己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