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 > 第540章 矛盾
    安然是在张教授家里吃完晚饭才走的。

    走的时候,张教授还给她带了两本经济与金融方面的专业书。

    安然高高兴兴走了。

    她在一步一步朝着自己想要走的方向去努力。

    张教授和小张教授已经和她无话不谈!这就是好的开始。

    回到宿舍,大家都在,有人已经躺在床上看书,有听音乐的,还有洗漱的,看到安然进来,不约而同的都看向安然。

    这是什么气氛?

    安然诧异,这都看着她,而且目光里意味不明。

    似乎掺杂着隐隐的不屑和鄙夷。

    自己做什么了?

    郭冬梅倒是立刻打开话匣子,笑着问,“安然,你去哪儿啦?怎么这么晚呀?”

    不少人竖起了耳朵。

    刚才郭冬梅回来,虽然没多说,可是隐约透漏了一下,她和张翠霞碰到安然买了水果去了教授楼那边。

    虽然没说什么话,可是不少人心里都有了心思。

    安然一个外地学生,刚来第一天就去了去教授楼,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

    各怀心思。

    安然换了鞋子,把手里的书放到自己床上,准备拿着洗脸盆去洗漱,回来有点晚,漫不经心的回答,“去看望了一个故人!”

    也不多说,的确还是故人。

    他们不知道她的前世今生,可是她知道他们的前世今生啊。

    张教授上辈子也不过是一个指导过自己寥寥几句的老人家!这辈子居然像是长辈一样的关爱自己。

    上辈子和自己师生关系的小张教授,这辈子却和自己成了莫逆之交。

    人生真的很奇妙。

    郭冬梅看了一眼安然床上的书,心里一动。

    她们宿舍学习经济与金融的可有三个。

    她就是其中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苏橙。

    这样的专业书可不是市面上的那一种!想买恐怕都买不到的。

    安然到底去见了谁?

    这个安然到底是什么底细?

    张翠霞冷笑,“故人?真有意思!一个外地人在青华有故人?当我们是三岁孩子!”

    安然蹙眉,她可没招惹这个张翠霞吧!

    怎么这个意思想要闹事啊。

    “我有没有故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咸吃萝卜淡操心!怎么你连我们家祖宗十八代都一清二楚啊?”

    安然毫不客气的反击,张翠霞这种就不能惯着,你越是退让,她是越步步紧逼。

    尤其是张翠霞连第一次见面的客气都不维持了。

    同学们之间说起来也就是第一次见面,张翠霞那副样子,怼谁都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好像被人活该怼一样。

    让着她,凭什么?

    安然上辈子也许冷漠,可是不惹事,也就能过去就过去了。

    可是这辈子可没准备自己当个远离尘世的仙人。

    尤其是张翠霞明显的针对的是自己。

    这一句话立刻让张翠霞像是炸毛的刺猬一样,跳了起来。

    “简安然,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咸吃萝卜淡操心?”

    平日里她说话是不中听,可是没人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和她计较,时间久了,她就真的以为别人会被她吓住,总会有人让步,可是那个人不是她。

    这一次到了学校里,没想到遇到了一个一点都不让的,张翠霞也蹦不住脸,她脸上火辣辣的热。

    是羞恼的。

    安然拿着脸盆,嘴角冷笑,“你可是十八岁,不是三岁,自己好好想想。我可不是你妈,这也不是你家,没人惯着你!让一让,我要出去,别让我说出更不客气的话来。”

    张翠霞气的脸都要黑了,眼睛瞪着安然,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青蛙。

    指着安然,“简安然,你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没人知道!不就是刚来第一天就去找教授拍马屁,想要在教授面前混个脸熟,给自己以后铺路啊!你别说你去见的不是教授!”

    撕破脸的架势让很多人都看着,居然没人劝架,大概都在想看看张翠霞说得是不是真话。

    要是那样的话,简安然还真的就不好相处。

    心机深沉的人,没人喜欢。

    郭冬梅平日里可是圆滑的很,早该站出来打圆场,息事宁人,今天居然也一句话没说,看样子是也想要知道事实。

    安然推开张翠霞,“我去见谁没必要和你交代,你是我爹还是我妈啊?”

    转身出去洗漱,一点都不在意宿舍里几个人的表情。

    她要是一直在意别人的想法,那不要活了。

    再说了,那是她的私事,关她们什么事。

    她可没必要为了别人改变自己,还要去解释。

    再说了!她就是去见了张教授,这是不争的事实,她就算是解释!也没人会相信!那就干脆不解释。

    似乎第一天,就相处的不是很好。

    安然蹙眉。

    看来这宿舍能早一天搬走,还是要早一天搬走,住在这里可没什么好事儿,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屋子里可八个女人呢。

    看看没事儿都能整出事情来,不要说这才刚刚开始。

    心里有些烦躁,

    她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有这些琐碎争执的人,突然有些特别想念自己的朋友方丽英和陈怡,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每个人都要融入到新的社会生活中,可是她的新的社会生活似乎开端不是很好,一开始就让所有人对她有了误解和抵触。

    身边多了一个人。

    安然不动如山,该干什么干什么。

    “安然,你没事吧?张翠霞有点过分,你别在意!”

    安然诧异的回头,对上了张晓云的眼睛,真挚,清澈,还有关心和担心。

    有这样的眼睛的人不应该是心怀心机的人。

    起码看着让人心里舒服。

    “我才不会在意呢,别人说什么如果那么在意的话,那还要不要活了,我做我自己,况且这所大学里能进来的都是精英。我需要在意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能不能做到更优秀,其他人想什么说什么都不在我的思考范围里。”

    安然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上辈子她厉害的,可是那是在医学方面。

    但是这辈子所有的课程是重新开始,相当于她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要一步一步重新来。

    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重新开始,自己要做的,除了努力只有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