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妻高照 > 第四十章不识好歹
    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渐渐失去了耐性,走了几个人,也顽强的留下了那么一两个。

    一旁暗中窥视的卫晋叹为观止,他从未见到过如此清醒冷静之人。对她的看法一变再变。

    田多财毕竟还小只有五六岁,他很快失去了耐性,再次催促田如月回家。

    田如月看了看天色,皱了皱眉却没之前那么坚持:“再等一会,要是失主还不来咱就走。”眼角余光却警惕的扫向剩余不多的几名不怀好意的窥伺者。

    田多财一听高兴坏了,嘴里念叨着:“要是旁人丢了荷包早就急坏了,可等了半天也没失主找来,想必不在乎。三姐,要是失主没来,你能分我点吗?”

    田如月无语的看着一脸财迷还想分杯羹的田多财,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可以。”见他高兴的咧嘴笑,坏心眼的又补充一句:“一文,就分你一文钱好了。”

    看着他高兴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憋着笑,摸着怀中的黑仔。

    田多财正要埋怨她小气,突然看见之前见过起争执的俩个丫鬟从他们面前走过。

    田如月也看见了这两个丫鬟,蹭的一下子站起身,立马追上去拦住了她俩的去路。不等她们开口率先发问:“你们是不是在找一个荷包?”

    黄衣丫鬟红肿着眼睛激动的立马回答:“你是不是看见了?”

    绿衣丫鬟警惕的盯着田如月反问:“难不成被你捡到了?”见她一身粗布旧衣,身上挂着自制的简陋包袱,唯独鞋子还算新,而躲在她身后的稚子更是蓬头垢面。

    一副穷酸相还邋遢的很!

    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嫌恶。

    田如月对视上绿衣丫鬟嫌弃的眼神,几不可查的蹙眉:“是我捡到的……”

    “拿来!”

    “快还给我!”俩个丫鬟异口同声的打断了田如月未说完的话。

    田如月皱着眉头目露不悦:“想要荷包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

    绿衣丫鬟绿荷眼神凶狠的瞪着她质问:“荷包就是我们家小姐丢的,你还问什么问!我看你是见财起意分明不想还!”

    黄衣丫鬟秋菊不赞同的瞥了一眼绿衣,楚楚可怜的看着田如月:“好妹妹,遗失的荷包是我们家小姐的,若真被你捡到你快点还给我们吧,求求你了。”

    田多财吓得又躲到田如月的身后揪住了她的衣裳。

    田如月眼见着二人一唱一和引起周围路人的围观,对着她指指点点,冷笑一声眼神凌厉如刀般自黑:“我若是不想归会像个傻子似的在这里等失主?

    我是捡到了一个荷包,可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家小姐的!

    我只不过想问几个问题确定一下而已,你们一个冤枉我不想归还,一个故意装可怜让我被别人指责,那我就做一回小人,我没捡到荷包!”

    低头一把抓住田多财的手:“咱俩去衙门,把荷包交给官府。”

    路人闻言纷纷指责两名丫鬟。

    “若不想归还岂会在这里傻等?真是不识好歹!”

    “枉做一回好人,还不如做小人。”

    “看她们穿着明显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平时肯定是仗势欺人惯了。”

    两名丫鬟被众人指指点点羞红了脸。

    秋菊瞪了一下绿荷,连忙追上去拦住田如月姐弟二人行礼赔罪:“是我们不对,求妹妹原谅。我们找了一个多时辰,心急如焚言语间冲撞了妹妹是我们的不是,求妹妹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田如月神色冷漠的瞥了她一眼,斜睨向站在原地的绿衣丫鬟。

    秋菊秒懂,立马快步走向绿荷,在她耳边低声提醒了几句,硬是把她拽过来向田如月道歉。

    田如月依旧冷着脸没有接受她们的道歉却反问道:“你们家小姐荷包里有多少银子?若是答不上来那就不是你们丢的。可别到时候荷包还给了你们,却诬赖我偷了里边的银子。”

    秋菊、绿荷尴尬的无地自处。

    秋菊比较机灵稳重,连忙道:“我们平时只负责保管,不知里面有多少银子,必须问过小姐方能知晓,不过荷包是粉蓝色的,上边绣着绝艳的牡丹。哦,对了,还有我们家小姐的名讳一个‘婕’字,您看?”踌躇不安的瞅着田如月生怕她不还,因为荷包是她弄丢的!

    田如月见她基本上答对,心知就是她们丢的荷包。

    可不满她们之前嚣张的态度,故意刁难:“名讳里有个‘婕’字的小姐多了,可不一定是你们家小姐丢的。这样吧,你们谁回去问一下你们的小姐,银两数目对上了,荷包就还给你们。”

    【藏身在围观群众的卫晋看着她故意刁难人神采飞扬的模样,跟在石头村低眉顺眼的样子完全不同,不禁暗中思索起来。】

    “你……!”绿荷怒瞪着田如月正要发火却被秋菊又扯了一下衣袖。

    绿荷扭头对着秋菊发飙:“她分明是不想还!”

    秋菊沉下脸掷地有声的反问:“荷包是我不小心弄丢的,你这番做派是不想找回荷包,想让我被小姐责罚?”

    绿荷不敢置信的瞪着她,气的扭头就走:“我去找小姐!”

    秋菊眸中闪过异色,扭头却对着田如月露出柔和的微笑:“妹妹,你能跟我去见我家小姐吗?她要是知道荷包是你捡到的,一定会重重有赏的。”

    田如月刚才受了气不想去,转念一想有了自己的打算,于是点头牵着田多财跟在了秋菊的身后。

    围观的群众三三两两的散去,不怀好意的人却继续跟上。

    卫晋看着田如月离去的背影,毫不犹豫的抬脚继续尾随。

    秋菊把田如月姐弟俩带到一辆马车的附近,瞥见绿荷站在车窗外正在跟坐在里边的小姐禀报,扭头看了田如月一眼道:“你在这里等着。”快步走近马车。

    田如月牵着田多财等在原地,看着秋菊也走到马车跟前对着里面的人说话,不禁打量起马车来。

    马车外表看上去低调,跟其他的马车没什么区别。

    马车上有车夫,四周还散落着一些家丁呈包围的形式保护着马车内的人。

    尾随的卫晋见到姐弟二人站在马车附近不走,左右看了一眼,迈进了旁边的茶馆。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正大光明的继续偷窥。

    等店小二上茶的功夫,也打量起马车来。仔细一瞧上边的标志,立马认出马车内坐的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尚雯婕。

    “怎么是她?”卫晋低喃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