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零俏花媳 > 第587章 安排
    陈大力闻言琢磨了一下,“等等,你这是拐着弯儿的说我小气,不能容忍女同志站起来了。”

    “你说呢?”林希言目光直视着他道,“不然为什么非要生儿子,我相信如果你在嫂子面前表现的对女儿们的喜欢,嫂子也不会固执的想要生儿子。她总觉得对不起你。”

    “我在语言上可从未表达过直喜欢儿子。”陈大力立马说道,“你不能冤枉我。”

    “语言上没有,行动上呢?你有认真的和大丫她们说过话,甚至一个拥抱。”林希言目光逼视着他道,“说老实话,小宝宝出生那一刻,得知是女儿,你有没有失望过。”轻叹一声道,“说实话,你想要儿子的话我理解,但请别忘了,你还是其他四个孩子的爸爸,不说一碗水端平吧!但也不能厚此薄彼了。”

    “呃……”陈大力心虚地躲避着他的视线,随后又理直气壮的说道,“咋了,大家都是男人,喜欢儿子怎么了,正常的很!”赶紧又道,“我最多以后对孩子们好些不就得了。”

    “算了,你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顶多说说,又不能替你活。”林希言看着他讪讪一笑道。

    “无论如何谢谢你们。”陈大力看着他真诚地说道。

    “谢什么?咱们之间还用客气。”林希言看着他笑了笑道,“走吧!她们应该也聊完了。”

    两人转身走进了病房区,走到了病房前。

    “里面还在聊。”陈大力看着孩子们道。

    “嗯!”大丫点点头道。

    “我跟她们说一声,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家了,明儿还要上学。”陈大力看着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说着转身敲了敲房门,“我进去了。”话落推开门走了进去。

    陈大力抬起手腕指指自己的表道,“时间差不多了,弟妹还得上学呢!”

    “那我们走了。”花半枝拿起保温壶道。

    “二妹,你自己可以吧!”陈大力看着齐二妹问道。

    “孩子有护士看着,我没问题的。”齐二妹非常有精神地说道。

    “陈处不陪房吗?”花半枝看着他问道。

    “我家还有仨孩子呢!”陈大力看着花半枝指指房门外。

    “爸,你留下来陪妈妈好了,我们自己可以的。”大丫拉着两个妹妹进来道。

    “你们都别争了,我留下来,这两天我值夜班。”秦凯瑟看着他们一家子道,“一日三餐我来送。”

    “这……怎么好意思?”陈大力看着秦凯瑟不好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秦凯瑟看着他们说道,“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嘛!我守着医院多照顾一下怎么了?别跟我争了,嫂子顺产,也就三天的事情。”

    “大丫她们三个的午饭在我那里吃。”花半枝看着陈大力两口子说道。

    “这个……”齐二妹看向她们俩道。

    “别这个、那个,就像是秦姐说的,左右就三天的事情。这出了院,坐月子才是真的大头。”花半枝看着他们一家子说道。

    二丫赶紧说道,“花阿姨放心,做饭我来。”

    大丫和三丫齐声道,“给四妹妹洗尿布,我们来。”

    “看看,这女孩子也是有好处的,在月子里都能照顾你这个当妈的了。”花半枝笑着打趣道。

    “这样没有问题了吧?没问题的话就这么安排了。”秦凯瑟看着他们说道。

    “真是麻烦你们了。”齐二妹不好意思地说道。

    “麻烦什么?朋友不就是为了救急的。”秦凯瑟面色柔和地看着齐二妹道,“你呀!什么心也别操,好好的将身子养好了,不然的话月子里出了病,到老了,有你受的。”握着她的手道,“听话,自个身体,自己心疼。”

    “嗯!”齐二妹红着眼眶说道。

    “千万别哭啊!对眼睛不好。”花半枝看着齐二妹赶紧说道。

    “等你们生孩子做月子的时候,俺也伺候你们。”齐二妹眼里含着泪,笑着说道。

    “行!到时候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秦凯瑟面色如常爽快的应道。

    “那我们走了。”陈大力看着他们说道。

    “走吧!这里有我呢!别担心。”秦凯瑟站起来道,“我送你们出去。”

    秦凯瑟目送陈大力他们离开,才转身回了房间,看着齐二妹道,“赶紧躺下休息,什么都别想。”

    “嗯!”齐二妹点了点头,在秦凯瑟拿走了她身后依着的被子,躺了下去。

    秦凯瑟拿着搪瓷碗,去洗了洗,又拿着暖水瓶,到水房打了瓶热水回来。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正好可以睡觉,有事的话护士会来叫秦凯瑟的。

    &*&

    花半枝他们出了医院大门,陈大力看着林希言两口子道,“你们先走吧!弟妹不是还要上学,我们步行回家。”

    “那好吧!”林希言也不跟他客套了,看向花半枝道,“那咱们走吧!”

    两人蹬上自行车,眨眼间就消失在他们眼前。

    林希言骑车自行车看了眼身旁的花半枝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会全力做好你的好勤保障的。”

    “好好的又保证什么?”花半枝挑眉看着他道,“听到我在病房内的话了,不怕我爬到你头上啊!”“你不是女权主义者,你要的是平等尊重。”林希言双眸在路灯下闪着温柔的光,看着她说道,又解释道,“这女权主义是……”又科普了一下女权主义。花半枝闻言嘴角直抽抽,嘴角又微翘,“不怕被同事嘲笑,夫纲不振啊!”

    “只有无能的男人才怕女人能力强。”林希言双眉轻扬看着她道,“我很差吗?”

    “呵呵……”花半枝看着少有自恋的他笑道,“不差,一点儿都不差!”

    显然林希言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的说,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林希言转移话题道,“你现在开始研究《周易》了。”

    “学习中医必须要了解种花哲学,也就绕不开《周易》。”花半枝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又道,“《周易》也就是《易经》,要从‘易’这个字说起。这个易字很有意思,‘易’是蜥蜴的象形文字。许慎的《说文解字》这样说:‘易,蜥蜴,蜒蜒守宫也,象形。’上面的‘日’字是蜥蜴的头,正面的‘勿’字是蜥蜴的脚和尾。”